蟹肥菊黄,“蟹”逅中秋最难忘
2019-10-21 23:34:20
洋浦新闻网 洋浦新闻网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日报

■王舒宁

有些人用眼睛看梧桐的细雨或者用皮肤感受雨水和寒冷来判断秋天的到来。然而,我的味觉提醒了我——秋风吹来,蟹脚痒痒,吃螃蟹的季节又来了。

蟹足多毛,不能忍受秋风。秋风一响,水中所有的螃蟹都得到了指示,顺流而下,奔向河口。天空阴云密布,菊花黄,螃蟹肥,抓着一只爪子,举着一盏灯飘向白色。这对世界来说真是一种乐趣。然而,当秋天高而清爽的时候,是桂香蟹肥的季节,所以螃蟹和桂花甜酒一定是最好的搭配。

因为奶奶的生日是在八月十五日的中秋节,每年的这一天我们全家都会来奶奶家庆祝她的生日,全家人都会团聚庆祝中秋节。

过去,我们总是为吃什么而挣扎。直到很久以后,我们才意识到吃什么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吃。

奶奶知道我喜欢喝又酸又甜的浓酒,每年都会提前准备一大锅。早年煤炉还在家里使用的时候,一大壶甜酒在火上是温暖的,喝醉时也是温暖的,散发着甜味和酒香。一口下去,我沉醉于生活的心情微醺之中,然后移出了那种精致的回味。

那时,叔叔知道家里有些人喜欢吃大闸蟹,他会买很多肉蟹回来。这些螃蟹在我父亲的手里有许多不同的方法。最好是蒸螃蟹或者煮豆腐汤。现在,在我看来,餐馆里的辣蟹肉锅对新鲜的配料是敷衍和亵渎的。

“九月绕肚脐,十月凌厉”意思是九月吃雌蟹,十月吃雄蟹。在餐桌上,看螃蟹的私处是不体面的,但是从螃蟹钳的大小也可以看出——雌螃蟹钳很小,雄螃蟹钳很大。

叔叔说河蟹吃黄色,海蟹吃肉。虽然海蟹膏不多,但它的脂肪很厚,钳子很满。它的美在于肉。每次他拎着一盒活蹦乱跳的海蟹进门,我都开心得灵魂出窍。

吃螃蟹最传统的方法是蒸螃蟹。加热一大碗水,加入胡椒、盐、姜、黄酒或紫苏,然后加入捆好的螃蟹。用中火蒸15分钟,直到香味溢出,螃蟹变成红色。据说活蟹先用醋熏蒸,然后在锅里蒸,味道不同。

刚从锅里出来的螃蟹脸烧红了。谁知道它是太害羞而不会被炮轰和脸红,还是喝太多甜酒而脸红,谁在乎呢?

我迫不及待地想熟练地打开一只螃蟹。柔软、嫩、白、玉的蟹肉在它的壳上慢慢地蒸着。旁边的醋碟上下浮动着细细切碎的姜末,只要蘸一蘸,蟹肉香甜醇香,独特的海洋香味就立刻被带了出来...海蟹肥美细腻的肉丝中溢出新鲜的姜醋汁,使你的嘴唇余味无穷。

可以说,一次一两只螃蟹就足够了,尤其是对像我这样身体冰冷的人来说。但是每次我忍不住,我只吃了一打。

中秋节期间,也就是我离家上大学的第一年,我花在军训上。那时,我打电话给祖母庆祝她的生日。我听着电话的声音,推着杯子,换着杯子。我想起桌上的红螃蟹,感到很难过。谁吃了这么多螃蟹?浪费太多食物有多糟糕?

对我的怀旧将永远是我胃里的空虚和舌头上的回味。最难忘的不是苏轼哀叹的悲伤、快乐和分离的人,满月和满月,也不是一个人不能期待很久很久的距离,而是中秋节美味的螃蟹。你知道不能品尝你记忆中的味道有多难过吗?

Copyright 2018-2019 fatbruces.com 洋浦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