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家乡的野花
2019-10-27 16:01:00
洋浦新闻网 洋浦新闻网

我天生喜欢花,也许是因为遗传。我喜欢“花开时迁都”的牡丹;爱“从泥中升起而不染,荡涤涟漪而不妖”的莲花;爱“巧不求春,只求返春”的梅花。无论你去哪里,只要你找到了花,如果条件允许,你应该停下来欣赏和拍照,那些不知道花的名字的人也应该用手机查询。家里的阳台和客厅里满是鲜花和植物。但是我更喜欢我家乡的野花!

我家乡的野花!它们形状各异,无处不在,看似普通,但却有顽强的生命力。他们“遍布世界各地”都是家。它们毫不分心地生根、发芽、开花和结果。它们继续繁殖和增长,给人们积极向上的力量。他们不说条件,不选择环境,不抱怨天空,不责怪别人,总有阳光的心态;它们既不精致也不矜持,让人舒适又亲近。每次我回到家乡,我都会去田野和山坡上看家乡的野花。有时我蹲在鼻尖附近闻花香。竖起耳朵,倾听他们的担忧。睁大眼睛,看看它们是什么样子,数一数一朵花有多少花瓣和雄蕊。

我家乡的野花!点缀着我贫穷荒凉的童年,滋养着我一天天长大。当春天温暖如春,鲜花盛开时,我经常上山,把几朵木本野花折回来,放进装满清水的瓶子里。这些花将持续开几天。当鲜花盛开或长出新芽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巨大的喜悦!喜欢美丽的女孩会选择她们喜欢的花,要么把它们放在头发上,要么把它们穿在夹克上。将红花揉成碎片,挤出汁液,小心地涂抹在脸颊和眉毛之间,比胭脂更美丽。指甲上,是最好的指甲油,这时,女孩的心是美丽的!我的家乡有一种“香碗花”(现称地黄,其根是药材)。它呈喇叭形,在春天、夏天和秋天开花。花的尾部是白色的,有点甜。在我们的童年,当我们不能吃糖果时,每当我们发现它,我们就会把它拉下来,抿一口,吸一口,然后说,“它很甜!”多甜蜜啊!薄甜薄甜!小朋友们还互相开玩笑说:“来吧,我们喝一杯,我请你喝一杯”。

在我的家乡有许多种野花,其中一些很不显眼,但是它们很有用。大自然是如此奇妙。那些不显山露水的花可能是根和叶中的珍宝。艳丽的花朵只能用于观赏,没有什么经济价值。柴胡、党参、远志、桔梗等几十种野生药材分布在我家乡的山岗上。以远志为例。家乡的人们称之为“栾支子根”。它的花比米粒小,颜色浅。他们在草中混合。没有一双眼睛找不到它。小时候,我经常跟着姐姐上山挖草药。我姐姐挖的草药比我每次挖的都多。远志的根卡在石头缝隙里。很难把它挖出来。远志根半干时,剥去皮肤,然后晒干,这是药材。存到一定数额,步行几公里到供销社收购站出售。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家乡有很多高大的柿子树。农历四月,柿子开花。放学后,我跑到树下,捡起掉落的柿子花,给了妈妈。母亲把柿子花浸泡在清水中,去除涩味,放上油和盐,然后把它包成一个“夹子”(事实上,它是馒头)。那时,面粉很少,取而代之的是红薯面粉)。这家人津津有味地吃着它。在食物匮乏和农作物匮乏的时候,柿子花和槐花等野花成为人们的“口粮”,帮助村民在年复一年的“饥荒”中生存下来。

说到我家乡的野花,我不得不说是酸枣花。漫长的夏天过后,酸枣花一朵接一朵地绽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甜味,令人心旷神怡。这时,蝴蝶来了,翩翩起舞,表演了一首《蝴蝶恋花》;蜜蜂来了,带着小篮子,一个接一个地收集花粉来酿造枣汁。从仲夏到深秋,像珍珠和龙舌兰这样的酸枣挂在树枝上,又酸又甜,非常开胃。酸枣仁具有镇静作用,是真正的药材。村民出售采摘的酸枣,以换取盐和油。到目前为止,仍有许多中老年农妇上山采摘酸枣,一口气赚了几千元。

我爱我的家乡!我喜欢我家乡的野花!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

足球外围

Copyright 2018-2019 fatbruces.com 洋浦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