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洋浦新闻网
  • >
  • 教育
  • >
  • 这些最新发现的银版照片,或许会改写中国摄影史
这些最新发现的银版照片,或许会改写中国摄影史
2019-11-10 10:18:10
洋浦新闻网 洋浦新闻网

一组在1844-1845年拍摄的稀有银照片可能成为中国摄影史上的一个重大新发现。它与中国摄影史的开端密切相关,展示了世界上第一幅已知的上海图片。该系列由9张3×4英寸的银色照片组成,这些照片展示了中国人和欧洲人在船上或其他场合(5张照片)、上海茶园、一名天主教传教士、一名欧洲妇女和摄影师本人自拍的照片。丽东画廊将为2019年上海影像艺术博览会带来整套最值得注意的三件作品。这也将是该组织首次在世界上公开露面。借此机会,世博会特别发表了李东画廊(Lidong Gallery)撰写的一篇研究文章,帮助公众更好地了解这些银色照片的故事。

上海茶园桥,1845年。礼节

新发现的一组银照片丰富了与中国摄影历史开始相关的珍贵图像文件,展示了一位新摄影师的作品。这些照片是中国人和欧洲人在船上或其他场合的照片(5张照片),上海茶园,一名天主教传教士,一名欧洲妇女和一名欧洲男子——很可能是摄影师的自画像。我们相信这些照片的摄影师是娜塔莉斯·朗多(natalis rondot),法国里昂人,1844年至1846年间担任莱肯尼驻华外交使团的商务代表。这次访华的目的是谈判黄埔条约。这也是银色摄影师朱尔斯.伊提尔作为海关检查员参与的一个事件。

这九张银色照片是和原来的木制储物箱一起被发现的。其中七个在同一时期被保存和展示,而另外两个没有安装。这些银色照片来自法国,具有原始照片的特征(横向反转图像、低对比度以及一些图像存在阅读问题)。它们似乎是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摄影发展的初始阶段拍摄的。那时,只有少数旅行者去了中国。当时,中国刚刚开放对外贸易,与欧洲签署了第一批商业条约,所以潜在摄影师的数量非常有限。

根据我们的推断,这些银色照片的作者是纳塔丽·兰道(1821-1900),里昂的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1844年至1846年,朗莫尔参加了莱西尼(Laceni)对中国的外交使团,并作为毛纺织行业专家担任商务部代表。朗莫尔于1844年2月20日乘阿基米德号在爆炸中离开法国。蒸汽护卫舰是这次任务的三艘战船之一。阿基米德号的船长弗朗索瓦·爱德蒙·帕里带着他向海军部申请的银色照相设备起航。巴黎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了他在去中国的途中与隆多和船机修工拉斐尔在阿基米德号上拍的照片,包括他1844年7月在锡兰的停留。随着航程的推进,巴黎因拍摄困难而气馁,并停止使用照相机。他更喜欢用手绘代替它的功能。这意味着他的摄像设备可以被任务中的其他相关人员使用。例如,巴黎在1845年2月卸任之前,在菲利普把一些银色版本交给了银色摄影师尤尔·埃及镑。1843年12月12日,埃及人带着拉赫内使团的外交代表乘坐“塞琳娜”号战舰离开法国,并带来了自己的照相机和设备。

诚然,隆多的确在中国拍了银色照片。据巴黎报道,1844年11月15日,隆多试图给刚刚代表澳门清政府签署黄浦条约的两广总督——老人拍照。在中国,朗多在法国舰队访问期间有机会会见中国官员,并可能登上一艘中国船只(在这里的一张银色照片中,其索具似乎隐约可见)。

1844年1月,一艘中国船上的两名中国男子

该系列中的一张银色照片展示了上海一个茶园的外观。这张非同寻常的照片是已知的上海最早的照片。这座城市最早的照片可以追溯到1852年(来自手机银摄影师杜本和索曼),而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上海照片是在1857年(罗伯特·西拉的卡罗尔法照片,威廉·瓦彻的蛋白质印象照片)。这幅作品将上海的摄影历史推进了十多年。这张非凡的银色照片记录了可识别的纪念碑,因此成为了解整个收藏历史的关键。这证明我们的摄影师去了上海,他的相机没有配备镜子或菱形。将这个银色版本的茶园与路易斯·勒格朗1859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三维照片进行比较,我们可以确认这项工作确实是颠倒的。十多年来,茶园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左侧的屋顶已经整修,右侧新建了一座建筑,银版的大树枝不见了。水平反转的图像是达盖尔早期银版作品的典型象征。

上海银版的存在也证明了游埃及不是这个收藏的作者。埃及人于1845年8月底离开莱肯尼使团,返回法国。他在1844年拍摄了澳门和广州,但从未到达上海。纳撒利斯·朗莫尔(Nathalis Longmore)作为莱肯尼传教团的代表,于1845年10月和11月在上海研究纺织业。任务中的另一位业务代表奥古斯特·奥斯曼(Auguste haussmann)记录到,他们于10月25日乘坐“复仇女神号”离开中山前往上海,并于10月28日停泊在上海,登上一艘中国船只。10月31日,他们在上海视察了所谓的“阵亡将士纪念日”。像他在其他地方的旅行一样,隆多仔细研究了上海当地对不同面料和颜色的需求。

对代表团成员来说,茶园是上海最风景如画的地方。奥斯曼在回国后出版的一本书中描述道:“长海没有值得特别关注的纪念地。外国人唯一能参观的是茶园,里面充满了亭台楼阁和岩洞。中间有一个大湖,穿过湖的之字形桥通向一座漂亮的小房子,房子有双拱形屋顶。小屋建在水中的木桩上,被称为“pou-sin-din”。这是一家咖啡馆,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家茶馆。冷静的市民将会来这里安静平和地喝一杯péko,抽一根烟斗,吃蛋糕和水果。”对代表团的另一名成员查尔斯-休伯特·拉沃莱来说,花园也是外国人能到达的唯一重要地方:“这座城市没有不寻常的历史遗迹。[...但是在上海有一个被欧洲人称为茶园的花园。这是一个在中国其他城市不存在的公共广场。我们被允许参观它。”

作品中的最后一个细节也让我们锁定了这张银色版照片的作者纳撒利斯·兰多(Nathalis Lando):这个系列中最成功的银色版照片中的欧洲男人与兰多后来雕刻的肖像非常相似。这张照片可能是朗多(1821- 1900)在24岁左右拍摄的自拍。

假设娜塔莉斯·朗多的自画像,1844 / 18

来源:澎湃新闻

吉林快三投注 彩票江苏快三 时时彩 广西快3投注 湖北快三

Copyright 2018-2019 fatbruces.com 洋浦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